说在前面的话:这是一个2007年就已经存在的纪录片,但我现在才看到它,看这个视频或者说知道这个消息让我很愤怒,愤怒之余,更多的是无奈,从纪录片中的2007年延续到现在的更深的无奈。

让我再次回忆起了当初在索南达杰保护站时,XX曾对我说,“我们保护站,每个月都要进山去巡山,有时候一个月不止一次,再加上其他的开销,钱不够用,国家拨的款项,几个月就已经快用完了,不得不接受社会人员的捐助。” 我还记得,那时候他也是愤怒并无奈着的,因为就在刚刚,一个捐助了帐篷的旅行团,不客气的骚扰了他救助的两只掉队的藏羚羊。之后,我看见了母羊闪躲的惊恐的眼睛。

除了藏羚羊,影片24分20秒出现的鼠兔,一晃而过,片中没有说的更多,但如果你曾经亲身站在过那曲到当雄之间的羌塘草原上,看过那里的草场,你会看到一片片塌陷的草坑,坑壁上是数不清的鼠洞,无数的鼠兔从草地上跳到公路上,又从公路上跳回草地上,我曾亲眼见到一只飞鸟落在地上,却被嚣张的鼠兔跳起来踩在它的头上,惊慌飞窜。神圣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中端人为猎杀严重,顶端缺失(同样是60年代的猎杀后果),以至于底端严重泛滥,生态食物链几近崩溃。

好吧,说回视频,这是个纪录片,《平衡》,拍摄的是一名康巴汉子的心声,他是杰桑·索南达杰的妹夫,可可西里反盗猎野牦牛队队长,青海省玉树州治多县西部工委书记,他叫奇卡.扎巴多杰。在北京接受采访的时候,这个康巴汉子对着镜头怒骂了一些官员。之后回到玉树的第二天夜里在家中中弹身亡…

过去,我们怀念索南达杰,现在,我们也要怀念扎巴多杰,他们都是真正的康巴汉子,但我更希望,以后,我们的怀念远离伤痛。

说多了,不好,自己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