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点的时候,在看一场wc3的录像,一瞬间突然睡去,再睁眼已经是九点三十四分,没有梦魇,没有时间流逝,甚至无法感知睡眠。那感觉,就像是前一秒钟还在时间的一端,一个眨眼之后,已经是全新的世界。两个小时,就在这一眨眼间从我的生命中丢失。

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科幻中篇,名字叫做《终端人》,作者是写《侏罗纪公园》和《失落的世界》的那个迈克尔•克莱顿。主人公叫作本森,他在一次车祸后大脑受损,被称作急性无抑制伤害综合症。时光间歇性的从他的生命中溜走,在丢失的时间里,他变得暴力,并付诸于行动,但醒来时自己却无法记忆。迷失时间随着生命的延伸慢慢变长,直到死亡。

忽然想,在丢失的两个小时里,我做了什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