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晴,忘记关闹铃,于是六点的时候又被叫醒,半天回过神来,才想起来原来是周六。

九点的时候起床,迷迷糊糊的洗把脸,去吃每周难得吃上一次的早餐。

照例是四荤四素八个小包子外加一炒肝儿,然后溜溜达达买了三个烧饼算是中午和晚上的吃食了。

茶是肯定不可或缺的,难得偷得这浮生半日闲,泡上一壶观音,忽然想起了曾经的午后的我的院子。

早已消逝的那丛向日葵和如今已是果实累累的石榴树下,如此相似的明媚阳光和淡淡的悠闲,只是早已远去,无从追寻。

自从blog关掉之后,很久没有再写过如此随意的文字,记录生活。

好像长久以来,都在遗弃生活和被生活所遗弃。

往事不堪回首,去途荆棘密布,渐渐变得无所作为和无关紧要。

于是在这气氛微醺的阳光中,又开始矫情的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或许连如何矫情都已忘记了,只是絮絮叨叨而已吧。

IMG_0213IMG_0240IMG_02414IMG_0233IMG_0235IMG_0236

  

何时 般若

IMG_0244IMG_0245IMG_0246IMG_0247IMG_0248

 

IMG_0266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