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Gray]最近一直在拜读连阔如老先生的遗作《江湖丛谈》,受益匪浅,使我对老年间的生意门有了更多的了解,以前有的相声里不懂的调侃儿,现在也明白了。

看到金皮彩挂中的皮门时,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一件往事,揣度着,十有八九就是这皮字门里的了。

学生年岁小,没有赶上连老先生所说的生意兴隆的时代,如果这档子事儿的确是皮门的话,也算学生踩着了这一个时代的尾巴尖儿上了。

其实说起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了的大事儿,充其量也就是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情,但我却一直想弄明白了,不然心里是觉得遗憾。

大概齐是我高中时候的事情吧,具体几年级我也记不得了。有一天突然牙疼,这俗话说得好,牙疼不是病,可疼起来真要了命了,又是后槽的大牙,医生建议最好不要拔,开了些个止疼的药,自己忍着,可说实话,那些个药根本就不顶事儿,该疼它照样还是疼。这下子可把我给苦坏了,整天介醒不能安食,睡不能安寝。

就这么过了几天,忘了听谁说的了,说有个村子里有个专卖牙疼药儿的,是百试百灵,告诉了我妈,我妈又告诉了我,那时节我可是绝对不信的,我妈看我疼得厉害,于是托人去要了些来,给我看了。因为过了很多年了,我也记得不很清楚,好像是不同颜色的纸包,包着两种不同颜色的粉末,好像是一红一白吧,分男女不同而服用不同颜色的粉末。我看了看,好像砖末子一样,更是坚决不信,坚决不吃的。但架不住牙疼得厉害,忍了没有两天,就还是把那药给吃了。你别说,还真灵,就几分钟的功夫,牙愣是不疼了。我很是好奇,但又问不出这药粉的成份,只能作罢。由于要来的药多,后来邻里亲戚有牙疼难治的,就给人一包。后来就渐渐淡忘了此事。

时至去年年中,也就是05年的5,6月份左右,我的那颗牙又开始疼了起来,由于只是受凉受热时才疼,所以未加重视,时至今日。

回到文首所说,最近拜读连老先生的《江湖丛谈》,看到其中在春点的介绍里曾有过这样一段文字:

[quote=《江湖丛谈》,连阔如著]本书内有“风”、“马”、“雁”、“雀”四大门,“金”、“皮”、 “彩”、“挂”、“评”、“团”、“调”、“柳”八小门。内容包括的是:卖“梳篦”的、卖“刀剪”的、卖“香面”的、卖“膏药”的、卖 “刀伤药”的、卖“眼药”的、卖“虫子药”的、卖“牙疼药”的、 挑“汉册子”的、卖“戏法”的、变“戏法”的、“打把式卖艺”的、“跑马戏”的、“修脚”的、算“周易卦”的、算“奇门”卦 的、算“鸟儿卦”的、“相面”的、“哑相”的、“灯下术”的、说“相声”的、唱“大鼓书”的、唱“竹板书”的、说“评书”的、卖“胰子”的、卖“避瘟散”的、“拉洋片”的,等等行当,不下百数十种。

在皮门的介绍中又有这样一段文字:

[quote=《江湖丛谈》,连阔如著]“皮”行,是卖药的总名。又管卖药的这行叫“挑汉儿的”。挑汉儿的侃儿已经通行了。皮行,江湖人多有不知的。卖眼药的叫“挑招汉”的,卖咳嗽药的叫“挑顿子汉”的,卖膏药的叫“挑炉啃”的,卖药糖的叫“挑罕子”的,卖牙疼药的叫“挑柴吊汉”的,卖大力丸的叫“挑将汉”的,卖仁丹的叫“挑粒粒”的,卖闻药的、卖避瘟散的皆是叫“挑熏子汉”的,管生熟药铺调侃儿叫“汉壶瓤子”,管卖丸散膏丹成药的铺子叫“汉壶座子”,管治花柳病的药铺叫“脏粘啃座子”,管洋药房叫“色shǎ唐汉壶座子”,管扎针调侃儿叫“插末”,管注射药品的调侃儿叫“插末权”。

其中都提到了皮门中的“挑柴吊汉”的(也就是卖牙疼药的),于是我突然想起多年前牙疼的那件事来。这也是我写这篇日志的原因所在了。

左思右想总觉得应该就是这“挑柴吊汉”的了吧? 不敢确定。 连老先生的《丛谈》里也没有详细的介绍了,估计这也不是重要的一门生意吧。

只是大凡人都有这么个毛病,对一样东西有了兴趣,心里就总想把这个东西弄得更明白一点儿,我这人也不例外,本就对这个有了些个兴趣,突然又想起可能自己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就更想弄明白一点儿了。

所以,如果哪位朋友听老辈子的人们提起过或在那篇资料上看到过,还请辛苦辛苦,告知一声,不胜感激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