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new year

爆竹声声辞旧岁,又是一年春节到。

时光荏苒,真的是很快很快,现在写这篇记录春节的博文,脑海里却总是浮现出去年这个时候写博的情景。

活了二十五年,固定的模式又一次上演,照例上午就去爷爷奶奶家,说话聊天儿,补买年货,一直到中午妈妈她们开始包饺子,我说我也帮忙,妈说不用了,你能帮什么,我说我帮着吃呗,奶奶都乐了。

下午带小琬出去买零食和她们玩儿的小鞭炮,小瑶不去,我问为什么,答道:等你们回来照样有的吃,有的玩儿,出去好累,何必呢。一脸坏笑。晕,现在的小孩儿。告诉小琬,你推着车子,看什么喜欢就往车里扔。呵呵,我也小偷一懒。买了很多东西,走着去的,只能靠双手往回拎了,累。找了很多鞭炮摊子才买到小孩子要的鞭花,我记得小时候好像叫提筋儿,忘记名字了,老了。现在的三十儿也真的是和小时候不一样了,那个时候,二十九晚上所有商店几乎就上板儿关张了,街道上很是冷清,现在可好,都快三十儿晚上了,这么多店铺还在运作,市场经济的表现体现的淋漓尽致。

对了,说到买东西,以为家里没有红酒,今天就买了一瓶99年的解佰纳,没想到回来后,妈妈就从储藏间的角落里拎出一箱长城。后来告诉小妞儿这事儿,小妞儿都说我妈真帅。

去了一趟新房子,装修好后还没去看过,跟妈拿了钥匙,跑过去看了一下,大体上还不错,只是一些细节还没怎么处理,在新房子抽了两棵烟,快吃年夜饭了,赶快跑回来。

两个姑他们两家子没过来,难免冷清,大姑她们还在受灾,给静静打了个电话,终于来电了,温家堡在他们那儿,下命令说明天必须稳定电力输送,不知道明天电能不能稳定下来。老妹说她一个人在街上,搞那样,不说,一准儿有问题。

年夜饭开始,给爷爷倒了杯红酒,真心的好听的话说了很多,爷爷奶奶很高兴,祝酒说叔叔新年财源广进,乐得嘴都合不上,谁都爱听这个,没错的。爸爸从外面赶回来,一进屋就嚷着要喝我带回来的二锅头,说这是孝心,不喝不行,呵呵,实实在在的要爸爸注意身体健康,年纪大了,这很重要,爸爸乐着点头。

小孩儿们放着鞭炮和烟花,同去年一样的快乐和无忧无虑,快乐的欢笑声时时刻刻萦绕在耳边,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追忆,感伤。在爆裂的火花中,在弥漫的烟雾里,我又一次感到了一股无助的迷茫,一瞬间,忽然有一种想一个人躲起来的冲动。

好几年没看春晚了,回到自己家没什么事儿干,和小妞儿有一搭没一搭的发着短信,看看春晚吧,其实说实话,有一种想看看春晚出错的恶毒期盼,之前的几次都没看到,我是不是很坏,呵呵。

守岁。很喜欢这个名词。我真的要守住我的一岁。

十二点的跨年鞭炮照例是我的工作,发觉爸爸搞的鞭炮真的是一年比一年长,今年的这一盘看起来就不小,光是放盘就费了不少时间,点燃的时间晚了两秒钟,爸爸在旁边直催。

点燃后竟然炸了有七分钟多,火光迸现,好像一条火龙钻进我的心里,不像以前一样有流泪的冲动,终于找到了一丝过年的感觉。鞭炮很棒,自己也很棒,有了改变,很好。

手机一直唱啊唱,新年的祝福很多很多。

过年,曾经多么让人心动的字眼。

过年了,祝福所有看到这篇博文的朋友。

过年了,祝福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所有长辈。

过年了,祝福静静、莹莹和我的弟弟妹妹们儿。

过年了,祝福我所有的朋友。

小妞儿在催我和她说话了,也祝福她。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