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歌词《白蛇传》(郭德纲版)

那杭州美景盖世无双 西湖岸奇花异草四季清香

那春游苏堤桃红柳绿 夏赏荷花映满了池塘

那秋观明月如同碧水 冬看瑞雪铺满了山岗

我表的是蛾嵋山白蛇下界 在上天怒恼了张玉皇

怒冲冲差法海就临了凡世 在金山寺内把这方丈当

这一天许汉文烧香还愿 老法海拦住了去路有语开了腔

我算定你的妻是多了年的怪蟒 缠绕你接莲理是盗取真阳

有许仙闻此魂飞魄散 留在了文殊院是未转钱塘

那青白蛇一怒就找到了寺院 手指山门骂和尚

放出来儿夫还则罢了 若不然青锋剑下秃头命亡

众僧人急忙忙把山门关上 抱头鼠蹿殿内藏

小青儿拘来了鱼兵蟹将 众水族显神通要水淹佛堂

老法海坐莲台掐决念咒 水也涨庙也涨漫不了山墙

钱塘县的众黎民遭了涂炭 数十万生灵水内亡

半悬空又来了天兵天将 金咤木咤哪咤太子托塔天王

四值功曹二十八宿 梅山六将灌口的杨二郎

李天王一怒就祭起了宝塔 眼睁睁要把白蛇来伤

奎星爷发慈悲救她逃走 只因她腹内怀有状元郎

老法海面对许仙开言道 我赐你佛钵去把妖降

许汉文接过佛钵心肠硬 步履踉跄够奔钱塘

一路上点点飘残桃杏雨 萧萧不断柳风扬

顾不得连理枝狂风吹散 顾不得比翼鸟棍下伤亡

玉碎珠沉人不在 镜花水月两分张

穿大街过小巷来的多么快 启珠帘走进来这负心郎

白娘子见佛钵得得得得颤 战惊惊玉体粉了面的焦黄

尊丈夫高抬手把奴容让 止不住秋波儿泪洒千行

奴为你贪红尘懒登仙界 奴为你产生下许家儿郎

曾记得游湖借伞百般恩爱 曾记得红罗帐下会鸳鸯

五月初五端阳日 大不该夫妻对坐饮雄黄

三杯酒下咽喉醉倒销金帐 显原形吓的儿夫命见阎王

奴为你长寿山盗回了还阳草 还与那护山的神将大战了一场

多亏那寿星爷发了测隐 赐了那保命丹下了山岗

我进门来用金簪橇牙关把金丹灌下 搭救儿夫转还阳

我只说到金山你是烧香还愿 这飞灾横祸受欺殃

到如今你手托佛钵回家转 口口声声要把妖降

看起来红颜自古多薄命 空叫我眼泪流干寸断肝肠

奴好比月当空被乌云遮上 奴好比瓦上霜难见日光

奴好比弓断弦回天无术 奴好比东流如海隐入汪洋

痛哀哀忙把娇儿怀中抱 腹内痛心内苦泪洒胸膛

再吃口为娘断肠乳 从今以后离了亲娘

埋怨休把娘埋怨 埋怨你爹丧了天良

回头忙把青儿妹妹叫 你与我扶养这小儿郎

忙把娇儿递过了去 霎时间佛钵放了豪光

白娘子压在了雷峰塔 终朝每日受凄凉

好可叹十八年灾数才满 许梦娇中状元在这雷峰塔下见了亲娘


太平歌词《白蛇传》(王长林版)

那杭州的美景盖世无双, 西湖岸上奇花异草是四季清香

春游苏堤那桃红柳绿 夏赏荷花它放满了池塘

秋观明月如同那碧水 冬看瑞雪铺满了山岗

我表的是西湖岸上妖魔作乱 那惊动了上方的真玉皇

玉皇爷差法海就临下了凡世 在那金山寺内把方丈当

那这一天有许仙烧香还愿 老禅师见他满脸的妖气命不久长

他袖占一课才知道了 才知道他的妻子是白蛇娘

法海禅师这里是开言道 尊一声许仙施主细听端详

我算那你的妻是多了年的怪蟒 她缠绕与你就盗你的真阳

有许仙闻听此言他地地地的颤 他从此以后他不敢还乡

到后来青白二蛇一怒找的就在金山寺院 手指山门大骂和尚

说你放出来儿夫他还则罢了 若不然我管教秃头剑下亡

众僧人一见把山门关上 只吓的小僧殿内藏

有青儿那提来了那鱼兵蟹将 她聚来了那鱼兵蟹将水淹庙堂

法海禅师他本是神通广大 那水也涨庙也涨水淹钱塘

钱塘县的众人民是遭了横祸 这数十万的生命水内亡

法海禅师有一天请来了天兵天将 他请来了金吒木吒哪吒和那李天王

有四值功曹二十八宿 还有拉狗的杨二郎

天王爷他一怒祭起了宝塔 他眼睁睁要把那白蛇娘子伤

多亏了魁星爷是大发慈悲 才搭救她主仆二人转还乡

这一天法海禅师开言道 叫一声许仙徒儿细听端详

我算那你的妻是大数以到 我赐与你这佛钵将她降

有许仙接过来佛家的宝 辞别了恩师转回家乡

他进门来手托佛钵开言道 叫一声我的妻你细听端详

这老恩师赐与我这佛钵一口 他倒说此宝还能把妖降

这白娘子见佛钵是地地地的颤 她颤惊惊玉体就粉面娇黄

说望丈夫高抬贵手把奴家容让 你细听奴从头至尾细说端详

奴为你搭船借伞镇江府 奴为你私结连理两相当

奴为你贪红尘我难登仙界 奴为你穿了无数上衫衣裳

那五月单五端阳放 咱们夫妻对座饮雄黄

那雄黄酒喝腹中实在难忍 小奴睡卧象牙床

我现原形就在那红罗帐 才吓死了儿夫命见阎王

奴为你长寿山我盗过了还阳草 我遇见了白鹤童子我大战一场

他本是佛门弟子我战他不过 小奴败阵山后藏

多亏了那寿星老儿大发慈悲 才赐与我那还魂宝丹转回家乡

我进门来用金簪撬牙关把那金丹灌下 才搭救儿夫命还阳

你病好烧香前去还愿 可从此以后你不还乡

说你今天手托佛钵回家转 口口声声要把奴家伤

那么你不念搭船借伞那点恩怨 你不念我私结连理两相当

你不念典当家财寻找主仆 你不念我与你产生了小儿郎

低头忙把娇儿叫 我苦命的娇儿细听端详

你多吃为娘两口断肠的乳 从次以后离了亲娘

埋怨别把为娘埋怨 埋怨你的爹爹丧尽了天良

她就回头忙把青儿妹妹叫 你与我抚养这小儿郎

她忙把娇儿递过去 在佛钵以外放毫光

这三道金光把那白娘绕 将白娘就往那佛钵里边装

将佛钵压至就在雷峰塔 终朝每日受凄凉

要得白蛇娘子灾脱满转 除非是许梦蛟得中状元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