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Gray]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写下这样一些关于他的文字,我不是他的粉,也不是他的丝,无论哪一方面。长久以来,我自认为,我并未真正注视过这么一张忧郁的面孔,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个并不出众的名字。

他与我的生命没有交集。

我试图努力的去寻觅,在我的记忆里。 但始终也未能忆起自己是何时何地以及何种情形下得知这个名字。

[color=Gray]有时候,总是想,世界上,怎会有这么样一个人,如果我认得他,也许我会爱上他的这样一个人。

印象不多,屈指可数。一部电影,一段舞姿,一句歌词。

当西毒寂静而忧郁的眼神穿越那片永恒的沙漠,那座未知的山峰。同时,也刺透了我的心,我想,原来还有这样的一个欧阳锋。于是,我学着用不同的眼睛看世界。

当他独自起舞,我不知道那个MV。只是想,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又是怎样的一种情怨。当一个男子赤裸的将内心展露,文字已无法言喻。

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对了,还有那个著名的无脚鸟的传说,关于飞翔和停留,以及生命。

有时候会很奇怪,四个片断,四个映像,深入我心,竟会全都是一个他。无人能解。

总在问飞翔的感觉,在那一刻,只有他感知了。想知道他飞翔的感觉。

朋友说,那肯定有恐惧,然而更多的是解脱,就是那样的一种感受。

看着朋友,我依旧不知道,那样是怎样的感受。

只有他知道。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午后,有柔和的风,灰色的天空没有阳光,更加静寞。

当爱已成往事,我浑身颤抖。

他49岁的时候,我想我爱上了他。

我抬头,无脚鸟依旧飞翔。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