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黑白分明的天空之后,再未身陷如此切身真实的梦境,然而昨夜是个例外,在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之后,我借用别人的手与枪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然后提心吊胆的等待控诉与审判,却无人再提此事。

正如我之前所说过的,长久以来都对虚幻的东西心存敬畏,总认为那都是有其自身的寓意,借用自己的老话,象征的虚幻背后总该还有一些更为深层的实质性的虚幻的象征才对。

这种实质性的东西当然不是所谓的解梦之流,然而周公告诉我,用手枪杀人,注定失去爱情。

有些东西真的是不能够言传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