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Gray]印象中,已经不清楚有多久没有见过燕子了。

尖锐地刀翅,模糊的面孔,幽灵般划破天边的灰蓝,是来自黑暗的使者,优雅的隐忍。

曾经渴望如那样的飞翔,风驰电掣,随心所欲,无可阻挡,永无止境,追逐。

每年,它们都回来,衔草结环,是一个约定,漫长,永不迷失方向。

他一向无声无息,在日光下藏匿自我,哪怕仅仅是声音,任生命在滑翔中惊声尖叫。掠过。

然而,我也曾在静谧的深夜,听见孤寂的鸣响,黑暗中自由的精灵,囚困于他的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