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好累,好累。

经过了近一个月的计划与策划终于成行,并且还算圆满的完成了。很早就开始准备今年的年会了,一直忙忙碌碌,领导最终确定今年的重头戏有二,年会联欢和第二天的滑雪。

联欢

被领导钦定为年会暨公司15周年联欢的导演,总算体验并且一定程度上体谅了舞台导演的辛苦与繁琐,从确定方案到组织会务组人员,从收集安排节目到确定节目单,从搜集素材到确定全台晚会的基调,真的是很不容易。

昨天早九点,全体同仁在乘坐一辆大巴,一辆依维克,一辆捷达,直奔顺义。自然少不了每辆车一部手台,谁让咱们是干这个的,常规信道1,一声令下,出发。十一点半左右到达目的地。卸货,分房,发钥匙,之后则是带领大家直奔餐厅,一顿狼吞虎咽,搞定五脏庙。

下午,先是年会,老总们一个个讲话发言,总结旧岁,展望新春。说来也怪,不知是心情好,还是有感而发,一向对讲话不算是很在行的老板竟然洋洋洒洒的絮叨了一个多小时,再加上其他领导的发言,预定的联欢开始时间被一推再推,弄得会务组人员心急如焚,一时间在下面对着我这个临时导演纷纷挤眉弄眼,没办法,我也无可奈何啊。

终于,领导们的满腹牢骚都发泄完了,抓紧时间,布置会场,更换服装。

会同其他两位帅哥和三位美女努力练习了一星期的开场舞是铁定的第一个节目,我们的责任是从一开始烘托气氛,调动同事们的情绪。长时间的练习没有白费,汗水没有白流,整体效果还是不错的,虽然我想着之后的晚会安排,一时走神跳错了一个小动作。

之后的时间,就是总体协调了,会务组分为三个小队,每队手台一台,我则遥控指挥,整场时间几乎都在大喊,音乐、灯光、道具、催场,而且也并非只是喊话如此简单,外请的歌舞团、场地、音乐各方面的协调还是需要跑来跑去的,一个字,累。不过看着演员们飞扬的风采、同事们的欢声笑语,一股股深深的欣慰还是不时的从心底钻出来,尤其是最后时刻的意外一幕,工程的杨工率领工程小队经过一天的风尘仆仆,终于从工程现场赶到了联欢现场,在等待的几分钟时间里,全体同仁一齐高唱着明天会更好,迎接我们辛苦的同事。这一幕是我没有想到的,打破了原本的联欢计划,但带来的效果是无论事先怎么安排也无法达到的。高兴、感动、兴奋交织在一起。我很高兴,借用华仔的一句歌词,我累也不说累。

我的舞蹈搭档们,谢谢你们。

我的会务组员们,你们辛苦了。

宿醉

庆祝晚宴是肯定不可或缺的,由于最后入座,只剩了几个老总一桌的座位,看来这饭也吃不好喽。果不其然,总们说话自然不能随便答茬,漫酒敬酒的活计自然要眼到手到,菜没吃几口,酒倒喝了五六杯了,虽然我喝啤的,但空着肚子,到底也受不了啊。走为上策,好借口莫过于挨桌敬酒,瞅个机会,扯呼。

这串桌可也不是好玩儿的,每桌上总有一两个部门经理吧,剩下的人就算合一杯,你算算,七八桌得有多少了。不过也是有些莫名的兴奋,于是乎,干红也来了五六杯,那样的牛饮,真有点儿浪费。

还得说开场舞我的搭档,把个七喜加到红酒里,赤霞珠也变成了解百纳,不过可惜的是后来被揭穿了,混不下去喽,跑了吧。于是乎,俩人直奔KTV,点了壶花茶,一顿山呼海喝。后来人多了起来,还醉醺醺的跟驻外的同事掏心掏肺:“初次见面,兄弟高了,哥们儿你多包涵。”

再往后其实也就没什么特殊的了,台球、保龄等地一路胡闹。值得一提的这时候放起的烟花,不知道是我们的人还是山庄的人放的,真的很好看,可惜的是没有照相。

最后把同样醉的不轻的老板送回去,已经快1点了,回房间洗个澡,同彪哥胡侃到凌晨三点,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大讲红楼,五点多周总找东西,吵醒,六点半电话闹铃,又醒。满脸发麻,肚子发胀。依然感觉到血液里酒精在流动。

雪场

一夜无话,今日清晨,早点完毕,原班人马,出发,直奔莲花山。

今天就要轻松一些,只是组织人员需要操心了。大巴的司机很不争气,短短十几分钟的车程,竟然走错了三次。

终于看到满山的白雪,虽然是人工雪,但还是很兴奋。招呼大家签名领卡,领雪鞋,领雪具,花了三十块租了一身雪服,服务员给了一套红色的,本来想换蓝色的,但人太多,来不及了,但也因此,小赚一笔。缘何?原来裤子口袋里不知是哪位遗留了百元钞一张,虽然不多,但一天的饮水是足够了。没有拾金不昧,看来,我不是一个好人。

装备完毕,踩着沉重的雪鞋,不是很习惯,毕竟是第一次滑雪。但一步出大厅,满眼的白色世界则着实让我兴奋了一把。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终于掌握了在平地上的滑动技巧,看来也不是那么难嘛。膨胀,典型的不知天高地厚。于是乘坐缆车直奔初级道顶(有点丢人),后来挺后怕的,没有走错,因为有几个也是处女滑的同事由于道路不熟,误入中级道,摸爬滚打则是不可避免了。

第一滑,酝酿了一下,直接冲下,好像不算很难。风,在耳边呼啸;雪,在脚下飞腾,只是雪板在不停的抖动,很是不听使唤。很快,山脚到了,完了,竟然不会刹车,一时慌了手脚,晚节不保的大叫声中,我珍贵的臀部和冰冷的雪地作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幸亏只是冰冷,而非坚硬,倒是一点儿都不疼。

咱能服吗?咱不服!继续来,缆车处人太多,得了,扛起雪板,咱走上去。这次特地找了初级道里最高的一个山坡,我还就不信了。又一次的风驰电掣、寒风呼啸,依然不会刹车,但幸运的是,这次雪道的终点有一个小雪坡,毫无疑问,这个雪坡就是我减速的关键,冲上去,我没倒,我站住了。

之后经过多次尝试,渐渐的掌握了一些小技巧,比如减速、转向等,虽然还不是很熟练。接下来,我今天最帅的一次碰撞出现了,在滑行中,偏离了方向,于是调整,没想到调整过了,一下子转了个身,背对着终点就斜冲了过去,咣当一声,撞车,这回真疼,回头一看,是销售部的同事,再看雪板,我的安然无恙,他的竟然都被我撞飞了,赶紧爬起来,寒暄寒暄,继续滑下,后怕后怕,如果撞的是陌生人,那可有的矫情了。

之后很累,我的作用充分的被发掘了出来,步行上下五六回,每次扛着四根雪板,后面跟着的自然是女孩子,唉~ 没办法,谁让咱长的帅呢,不过真的是很累。这个情况,直接造成午饭过后再也提不起力气了,没办法,喊来有相机的同事,跟MM照相吧。

三点钟,集合,归回。大巴上,睡了一路。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酷照在同事的单反里,今天都摔的够呛,照片是搞不过来了。稍后上图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