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gray]刚才突然醒了,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个噩梦惊醒的。

看看时间,是晚上的十点四十九分,真的成了颠倒黑白的夜游神了。

嗓子干的要命,找不到凉水,烧颗烟来代替。

能想的起来的上次的噩梦还是那个,算了,不想提及内容。

我这人很少做梦,噩梦就更少,能够在记忆的小河沟里刨出来的就更是少之又少。然而,我总觉得这些东西都有它自身的寓意,象征的虚幻背后总该还有一些更为深层的实质性的虚幻的象征才对。

眼睛很疼,我都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有些东西是不能够言传的。

在很多时候,我都有一些很怪的感觉,就好像我是这世界的先知而我自己又不自知,但偏偏好像有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东西或场景来试图让我转向自知,又好像只是挑逗,迷惑怀疑自我膨胀之后仍然什么都不让我知道。

一切归于虚无。

我都不知道写些什么。

有些东西是不能够言传的。

也许今天这个梦的寓意其实很简单,只是让我赶快醒来,把该做的事情做完。

醒了吗?

真的醒了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