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July 2007

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http://lblog.org/upload/bbplay.swf?son=http://www.rbyx.com/download/voice/B01.mp3&autoplay=no&loop=yes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 不为修来世 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天空中洁白的仙鹤 请将你的双翅借我 我不往远处去飞 只到理塘就回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

仓央嘉措情歌(三译)

达赖六世《仓央嘉措情歌》74首

    1       从那东方山顶       升起皎洁月亮       未嫁少女的面容       时时浮现我心上                      2       去年种的青苗       今年已成秸束       少年忽然衰老       身比南弓*还弯                      *南弓:西藏南部制造的弓                      3       我那心爱的人儿       如作我终身伴侣       就象从大海底下       捞上来一件珍宝相似                      4       路上遇见的意中人       身上飘溢着醉人的芳香       担心拾到的白王总(此为一个字)*       会再丢失远方                      *王总(此为一个字):即松儿石(一种宝石),通常       绿色,绿里透白者称白王总(此为一个字),为上品。                      5       达官贵人的千金       她那艳丽的面庞       看似高高桃树尖上       熟透了的果儿一样                      6       心儿跟她去了       夜里睡不着觉       白天没有得手       怎不意冷心灰! […]

风中的莲花 – 记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错生平

文 / 拉姆 图 / kevin 在那东边的山顶,升起皎洁的月亮。未嫁少女的面容,渐渐浮现在心头。 -仓央嘉措   http://lblog.org/upload/bbplay.swf?son=http://chat.maa.cn/song/music/others/liushidalailamaqingge.mp3&autoplay=yes&loop=yes       藏历水猪年(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西藏纳拉活域松(现西藏山南县)地方的一个普通的家农民家中诞生了一名男婴。斯时出现了多种瑞兆,预示着这是一个不同凡响的孩子,然而谁也不曾料想到莫测而多厄的命运伴会随着他短促的一生。     这名男婴就是后来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1683-1708),一位在西藏历史上生平迷离,又极具才华,也最受争议的一届达赖喇嘛。     十七世纪的西藏正值多事之秋,政治、宗教斗争风云变幻。五世达赖喇嘛在蒙古固始汗的支持下取得了宗教、政治上的优势,并得到了当时中央政府--清政府的认可,被册封为“西天大慈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五世达赖坐化之时正值布达拉宫扩修,为了能保证西藏安定的局面和布达拉宫的扩修工程顺利进行,达赖要求对自己的圆寂密不发丧,隐藏十五年。执政第巴·桑结嘉措在执行政权,保管秘密的同时,也开始了秘密查访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的工作。不久,仓央嘉措作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的地位被认可,并于藏历火牛年(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师从五世班禅罗桑益西剃度受戒,同年十月正式坐床布达拉宫。此时仓央嘉措已14岁。     与通常情况下,转世灵童在五、六岁就已坐床成为活佛接受教育的情况不同,仓央嘉措已14岁的“高龄”才开始了作为一位法王的学习和生活。突然间远离故乡、亲人;面对大量的经书和修行,身边有的只是得道高僧(大多很老),以及第巴·桑结嘉措极其严格的、几乎不可能达到的高要求;更何况他的童年及少年时光是在民间无拘无束地度过的,加之少年心性,又不太明白自己所处凶险(即便明白又能如何)和身负的重任,对桑结嘉措(偏第巴又是一个性情耿直,行事直率的人)的苦心更无法领会。仓央嘉措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即便是西藏最高统治者想必也不会是快乐的。如果身处平常年代,相信经过几年的修行,仓央嘉措定能很好的担当起自己的职责的,然而现实远非如此。     这一时刻,西藏的政治矛盾已到达了极其尖锐的时期。蒙古拉藏汗为了取得对西藏的统治地位,从政治、宗教、经济上联合起西藏的主要僧侣和贵族,与第巴·桑结嘉措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作为达赖的仓央嘉措自然在劫难逃了。从自身而言:仓央嘉措“行为不检”,“触犯清规”;在政治的角度:“先是达赖喇嘛身故,第巴匿其事,……又立假达赖以惑众人。”使桑结嘉措处于极不利的局面。     藏历火猪年(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桑结嘉措被拉藏汗派人毒死。失去保护的仓央嘉措也随之被黜,拉藏汗借以皇帝诏,将仓央嘉措解送北上,诏送京师。     至此,关于仓央嘉措的行事和命运有了不同的说法。     其一:仓央嘉搭在民间已形成了自由而空灵的个性,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年轻英俊、才华横溢的仓央嘉措时常在夜深之时偷偷离开布达拉宫,到民间约会。其行径放荡不羁,不守戒律,使第巴大为恼火。从而也给拉藏汗找到口实。     其二:仓央嘉措在刻苦修行的同时,也写了些诗歌以表达自己对修行的理解和观想(他的诗歌从密宗角度出发,全能做出宗教上的解释)。而拉藏汗出于政治目的却利用这点(诗歌在写作手法上多用借喻)大作文章,再另加上其它一些诗文,假说出自仓央嘉措之手,四处造谣。从而达到取得其“行为不检”的罪证。     关于仓央嘉措被黜后的命运大致有两种说法:在解送京师的途中,拉藏汗曾三次谋害其于途中,均被当地僧众所救,行至青海湖(位于青海省海西藏族自治州)湖畔圆寂。一说病死,一说被杀,没留下尸体,时年仅24 岁。另一种说法则是仓央嘉措行至青海湖后,于一个风雪夜失踪。后半生周游印度、尼泊尔、康藏、甘、青、蒙古等处,继续宏扬佛法。     此外还另有一新的说法:六世达赖解送至内地后,软禁于五台山,并在五台山圆寂。     无论结局怎样,仓央嘉措的命运都是悲惨的,是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     关于仓央嘉措所写的诗歌不仅在解释上不同,在数量上也有不同的说法:有十九首,五十余首,三百六十余首,甚至于上千首,尚有待于考查。     仓央嘉措宛若黑夜中一支的莲花,在狂风骤雨的摧残下还来不及吐露芳华,就已凋谢。有关他的种种,就这样在历史的长河中惊鸿一瞥,又匆匆消逝。给人们留下的是神秘的猜测和优美流畅的诗歌,以及那最不可测的命运。    补充:拉藏汗在废黜仓央嘉措后就新立了一个自己的六世达赖,然而并不为广大佛众所接受。不久,又立了第三位六世达赖,这位出生于理塘(仓央嘉措在他的一首诗中曾就下一届达赖喇嘛的出生地,做出过准确的预言)的小灵童,就是后来的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1708-1756年)。而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始终在广大藏族民众心目中保持着崇高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