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February 2008

GOOD OR EVIL

一个测试网站正邪比例的玩艺儿 点此测试 

突然之间

在忙碌的上午过后,阳光明媚的恍若初夏。 香烟缭绕中,突然失落。 那不是疲惫,如同慵懒,伸个懒腰,更加如影随形。 想象夏日路边的柏树,大院儿里的梧桐。 双眼迷离。 空气也获得生命,颤抖。 久违的牵挂,青草依然在身体的深处蓬勃的萌发。 阳光普照,潮湿惊退。 突然之间。

电子运动

事情不少,而且感冒了,算算也有一个多星期没认真的写一篇博文了,感觉冷落了这个小窝。 其实这篇也是转过来的,刚刚看到瑞典科学家首次拍下的电子运动画面,虽然很短,但挺有些意思,发过来大家共赏。也算证明这个blog还是持续更新的,自己汗一个~

红色警戒 3

又是一款承载着记忆的游戏,红警。 这是EA放出的3代贴图,不过让我想起了地球帝国。 3P,无他。

漂浮

想要宣泄。就像临界状态的气球。 花掉很多时间,想到生命、轮回、先知、箴言、浮光掠影、正弦函数、边际效应、过往。 无所适从。 想起夏卡尔,以及那副漂浮在半空中的画。 一针见血。 气球同样是漂浮在半空中的吧。

其实挺对的

tension是个有性格的人,凡是有性格的人说出来的话也都带着那么一股子个性,不是所有tension的话我都认同,但这次说的,其实挺对的。 以下转自tension’s blog :      男人这辈子挺难的:找个漂亮女人吧,太操心,找个不漂亮的吧,又不甘心;光顾事业了,人家说你没责任感,光顾家了,人家又说你没本事;专一点吧,人家说你不成熟;花心点吧,人家说你是禽兽;有钱,说你是坏人,没有钱,人家骂你窝囊废;自己奋斗吧,等有钱了女友也老了,让女人养吧,不如自宫练葵花宝典算了。不去应酬,怕被老板废了,去应酬吧,怕被老婆废了。哎!这年月做男人真难。女人可以等嫁,男人等啥呀?女人还有个三八节,男人们有啥呀?祝所有的爷儿们自安天命!     男人这辈子挺难的: 长帅点吧,太抢手, 不帅吧,拿不出手;活泼点吧,说你太油,不出声吧,说你太闷;穿西装吧,说你太严肃, 穿随便一点吧,说你乡吧佬;会挣钱吧,怕你包二奶; 不挣钱吧,又怕孩子断奶,结婚吧,怕自己后悔;不结婚吧,怕她后悔,要个孩子吧,怕出来没钱养, 不要孩子吧,怕老了没人养。这年头做女人难,做男人更难,男人,就要对自己好点!!! 做男人真难,大家要努力了,看自身条件了!

旅途,破事儿,第三个人

又回到了北京。 一天的旅途,累是其次,心情却总是落寞。长久以来,始终不能习惯离别的情境,说起来,年岁虽然不大,离弃的地方却不算少,却始终不能摆脱那如影随形的感觉,无论那地方承载着我的美好或者罪恶。 开始想要看一些宁静而言之有物的影片,这种宁静不在乎与剧情,它仅仅在于风格,或者说是感觉。那种感觉好像一个内涵丰富而又低调的讲述者,以平静的语调,缓慢的节奏,讲述着人生、病痛、满足、期待、失落、无奈或者爱情,甚至不仅限于此,可以有关于所有的所有。 组里的朋友推荐破事儿,他的评语说这是一部还算搞笑的电影,但当我用三个不同的时间看完它,我却没有能够笑出来。说是破事儿,名符其实,是由一些看似独立的片断故事组成,然而当你细细品味,那其实也许才是一个真正人生的分解。每一个故事,都充满了生活真实的味道,无奈、纠结、冲突、放纵,直到消亡,我唯独看不到的是快乐,在这些故事里,我始终不能做到会心一笑。 第三个人,其实在硬盘里放了很久,长久以来,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情绪来阅读它,现在也不能确定。对于一部有感觉,哪怕只是看似如此的影片,总是不敢轻易的去开启,在期待中总是伴随些许担心,不是担心时间与资源的浪费,只是无法慰藉的心情。 发现其实T字头的软席更有些味道,较之D字舒适。阳光洒在后背,不是很快的速度,不乏舒适却又有陈旧的感觉。这时候,看,第三个人,未完成的女孩儿,未完成。如前所说,剧情并不重要,只有那个倾诉的长镜头存于我心。 公交依旧拥挤,动弹不得。又回到了这个城市。期待,忧虑,终归于一笑。

等等等等

阳光明媚处,蓦然回首时,又是很久未听他。 忆起曾经初夏的午后,心如止水的时光,石榴花开,葵花向阳,在陈旧的院子里,在明媚的教室里,阳光洒在脸上,听。 等等等等……

PJ TO WP

缺失的两年多的PJ时代的日志们终于也搬进了新家,就在刚才。 archiveS列表也突然长大了。 还有一部分永远的丢失了,那是我丢失的生命,我怀念他们。 请暂时不要向前翻页,因为很乱很乱很乱很乱,现在懒得整理,有时间再说吧。 PJ TO WP 其实也不是很麻烦。 一篇一篇的往前翻看,原来那就是曾经的自己。 仅此。

SandFantasy "Love 2008"

今天看到Ilana Yahav的2008年新作 —  Love 2008 . 想起2007的 Let’s Get Together . 同样的震撼,同样的感动 同样的钦佩。 用微小松散的沙粒创造出瞬间绽放的唯美。 沙之艺术,令人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