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April 2008

沙画 全球华人大团结

再见沙画,不同于love in 2008的温婉优雅,这次却是震奋人心。 奥运坎坷,但是我们更加团结。 五环旗下,We all together。

[看图说话] 偶遇:单向街的院和琉璃厂庙会

终于赶上了上午的英语课,签到、交完作业之后,发现没有留下来听课的心思了,于是想起曾经去过的单向街书店,想,阳光下看一会儿书也是很好的事情。 天气不错,虽然早上还是有些凉意,但这时已算得上是春风明媚了,阳光透过茂密的叶子映射在石子路上,斑驳成残缺的阴影,很多人在排队购买圆明园的门票,进进出出,原来已是踏青的季节,脱离人群向左右间的那片平房走去,清清静静,很是惬意,临近竹篱的入口,人却多了起来,煞是奇怪,仔细观察一下,原来偶遇名为《历史的新声》的琉璃厂创意庙会,而会场正是我的目的地 —- 单向街的小院子,正好看完书逛一逛。 以下是看图说话,看看这小小的创意庙会都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夜未眠

突然醒来,身体颤抖,于是再无法入睡。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四点十五分的时候,我在想你。

[公益] 让我们来关注奥运火炬

说实话,之前已经很干脆的拒绝了feedsky的很多次商业话题邀请,今天再次收到邀请邮件,却是题为《风雨无阻,火炬传全球》的奥运公益邀请,而这次我的选择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接受。 说到这一个多月来奥运圣火的传递,颇为坎坷,一次本应是全球共襄盛举的体育盛会,却越接近开幕越给我们带来风雨飘摇的感觉,TZ的唯恐天下不乱,西方世界的一幕幕闹剧,像一颗颗钉子钉在了第二十九届奥运会的举办之路上。但也就在这样民族危急的时候才真正体现出全球华人的团结一致,看看MSN上的一片片红心,看看火炬路线上的一面面国旗,我们知道,在未来的那一天,奥运,将会真正完满的在中华大地上留下绚烂的一笔。 而作为历届奥运标志的奥运圣火,你知道现在传递到哪里了吗?那么请看下图,红色路线为已传递部分: 关于“2008全球火炬接力路线图”的更详细资料可以参考谷歌黑板报

爱你一万年

陈升&伍佰 寒风吹起细雨迷离 风雨揭开我的记忆 我像小船寻找港湾 不能把你忘记 爱的希望爱的回味 爱的往事难以追忆 风中花蕊深怕枯萎 我愿意为你祝福 我爱你我心已属于你 今生今世不移 在我心中再没有谁代替你的地位 我爱你对你付出真意 不会飘浮不移 你要为我再想一想 我决定爱你一万年

子域名及常规性错误

今天看看自己的PR值,觉得不能再以首页+BLOG子目录的域名绑定结构来使用了,这样很不利于域名排名的升值。于是心血来潮般的想要绑定一个子域名,然后逐渐将重心转到BLOG.CHAOSQ.CN这个子域名上,这样一来,CHAOSQ.CN这个根域名将会解脱出来,重新恢复它的根域名地位,也有利于以后对其他子域名的资源配置。 其实这是一个不足为道的最简单的域名技术处理,而操作之前我也如是想,而操作起来却出了问题,问题表现为,将blog子目录绑定好之后,打开相应的子域名,却依然打开chaosq.cn这个根域名所对应的导航页面,而在blog子目录内建立一个新的index.html的基本网页,却一切正常,看起来像是子域名无法识别php格式的index文件造成的,于是在这里,我犯了想当然的常规性低级错误,开始误入歧途的寻找DA控制面板里如何设置默认文档的方法,结果却一无所获,问了公司的网管和CPH群里的XD,依然无果,于是开始郁闷了起来。 想,以后再说吧,先这么用着吧,于是开始鼓捣BLOG的一些插件和基本设置,无意间看到SETTING里BLOG地址的设置,脑子里一激灵,原来是这里的问题,肯定是了,以最快的速度把BLOG地址设置好,再次输入子域名BLOG.CHAOSQ.CN,一切正常了。看来我是根本没找对路子,WORDPRESS的设置问题,却去跟默认文档过不去,真所谓是头疼医脚,脚疼医头了。 想起曾经我很不喜欢的一位老师所说的一句话,他说,“想,是我想,当是应当,然是这样,你们这帮孩子,就知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当然。”当时嗤之以鼻,于是今天我也犯了低级的想当然的错误。 看来以后干什么事情都还是要仔细一点才是。

falling for u

有意思的动画表现形式

四月二十日的雨

今天的北京下了一天的雨,早说过,这个城市不适合雨天,雨水很脏,交通更加拥挤,还好,地铁不会堵车。 悬了很多天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妮子还嘴硬说什么根本没放在心上,要是真的估计就傻了,其实有时候就是这样,担心一件事情的时候,忧心忧虑、牵肠挂肚的,当事情过去,再回头看看时,反而会去假想,如果真的是另一种情况,会是怎么样的另一种情形。 中午吃完饭下楼的时候,妮子坐了个腚敦儿,磕到了后背,心疼死我了,这该死的雨,弄得地面这么滑,鞋底也是滑得利害,回头应该处理一下或买双新的,幸亏没有什么事情,后怕。 又吃了一次嘉茂6层的过桥米线,说实话高汤的味道一般,不够浓,米线做的也不够筋道,其实想想也是,千里之外的北京怎么也难吃出原汁原味。跟妮子说,有时间一定去王府井那个传说中的桥香园尝尝,勉强答应了,呵呵,可怜的孩子,不爱吃还得陪我去。 雨不停,时间不早,回家吧,早休息,希望明早天气转晴,步还是要跑,早饭还是要吃的。 无他,言尽于此吧。

再论文艺青年

再次不小心遇到老车,于是,老车给我解释了什么是以及我为什么是文艺青年。 老车: 哈哈 大颠颠 我:    我是文艺青年? 老车: 似滴 我:    什么是文艺青年 老车: 就是你这样子滴 呵呵 我:    原来我是文艺青年的标准 老车: 对啊 不羁 前卫 然后有点颓废 有点酷 呵呵  我:    不会吧 我:    自认为一样都不占 老车: 呵呵 那就是你变化了 向这个世俗社会妥协了 我:    不,我不妥协我:    我将远去,到很远的地方去,就像波希米亚人,与自然相伴。 老车: 别啊 那我找不到你了 我:    够文艺青年不 老车: 呵呵 那就成了侯卓伟派文艺青年了

头顶上的树

也许是因为多跑了两个街区的原因,又或者是今天改听了许巍,而不是每天周而复始的society,总之今天的感觉大有不同,突然有一种淡定的情绪,很安静,很沉稳,不再是漂浮在半空中的。 有一粒种子落下来,落在身体里,飞快地抽芽,生长,一瞬间长成一棵不知名的树,在头顶破壳而出,郁郁葱葱。 根茎在心的深处,流淌出浓稠的根液,对,就像是生命之树流出的月亮井水,洗尽铅华,洗尽心中一切的不安和忧伤,抬头看,所有的阳光都照射在脸上,温暖而紧密。 想起那个著名的蝴蝶效应,当你在一个不经意间改变,那怕只是微小如尘埃,身边的一系列连贯的事件都将大不同。 这是个不同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