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October 2009

茶水烧饼皮蛋粥

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具象的对应在今天的我身上,就切切实实的变成了茶水烧饼皮蛋粥。 上午买的3个烧饼,中午就着茶水灭了两个,剩下的一个说死了也凑不够一顿晚饭了,只能另想辙,突然看见冰箱里不知道哪辈子剩的几个皮蛋,得嘞,今儿就它了。 皮蛋瘦肉粥+芝麻烧饼+酱小黄瓜,怎么想怎么看它怎么像早饭。 说干就干,材料准备,大米肯定不能少,一个人就吃一个皮蛋吧,好久没买过猪肉了,牛肉也不错,姜是除腥的必然不能少,最后撒点儿葱花多好看啊,没有小香葱就揪点儿大葱叶凑合凑合,盐用来最后调味,油就算了,自己随便吃的晚饭,能省就省点儿,还健康。 葱切花,姜切末,皮蛋切成块,牛肉切块,一缸米四缸水,肉蛋姜米水入锅,开煮,中间开盖搅一搅,防止溢锅。 粥熟了,盛粥,撒点儿小葱花,好看,烧饼热一热,小酱瓜一就,简单不贵又好吃,一个字,美。  

偷得浮生半日闲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晴,忘记关闹铃,于是六点的时候又被叫醒,半天回过神来,才想起来原来是周六。 九点的时候起床,迷迷糊糊的洗把脸,去吃每周难得吃上一次的早餐。 照例是四荤四素八个小包子外加一炒肝儿,然后溜溜达达买了三个烧饼算是中午和晚上的吃食了。 茶是肯定不可或缺的,难得偷得这浮生半日闲,泡上一壶观音,忽然想起了曾经的午后的我的院子。 早已消逝的那丛向日葵和如今已是果实累累的石榴树下,如此相似的明媚阳光和淡淡的悠闲,只是早已远去,无从追寻。 自从blog关掉之后,很久没有再写过如此随意的文字,记录生活。 好像长久以来,都在遗弃生活和被生活所遗弃。 往事不堪回首,去途荆棘密布,渐渐变得无所作为和无关紧要。 于是在这气氛微醺的阳光中,又开始矫情的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或许连如何矫情都已忘记了,只是絮絮叨叨而已吧。    何时 证 般若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 – 中发铁

北京的风裹着沙尘呼啸而过,也吹走厚重的云,阳光终于照进来,却无温暖,于是品中发,读金刚,静心亦净心。 此为节前欧南处所购同批的中发宜品2号,09年南靖高山春茶。 干茶墨绿紧结,兰香清幽,沁人心脾。 汤香含蓄,明显但不张扬,入口顺滑,味道馥郁饱满,耐品味,回甘快速持久。 唯一缺点是茶末较多,无茶漏,只得于公道中稍沉片刻,汤色亦清明透亮。 应无所住 而生其心 – 《金刚经》 从无住本 立一切法 – 《维摩诘经》

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 – 勐海老熟普

继续假期的茶色回忆,十月七日晚,回京的前一天。 突然想起那两块勐海的老茶砖,还有七子饼茶,有想尝尝的冲动,于是有了下面的茶片…… 平生第一次喝普,还是老熟普,不怎么能接受那深厚的味道,但回甘的感觉却是独树一帜。 六道轮回,涤净普的灵魂          

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 – 轻发铁

十月五日,午后,饮轻发观音。 此款铁为节前于欧南处所购宜品系列轻发2号,09年南靖高山春茶。 干茶颗粒紧结,汤色清亮,香气清幽,入口顺滑,回甘明显,久泡亦无苦无涩。 一杯,陌生。二杯,相融。三杯,离散。 人生,不过三杯茶。 叶底肥厚,如缎似锦                  

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 – 袍?

回到北京了,开始工作了,明显不同的生活节奏,心境还停留在那午后的明媚阳光,于是翻了翻那些照片,回味一番,意趣也是无穷。 四号的时候,柜子底儿翻出一袋焙火岩,没见过,老爸猜测是袍,是袍吗? 饮之,无苦,无涩,一水汤杂,后色正,火味重,焦糖香显,后回甘持久,尚可饮。 朱泥龙蛋 + 普通瓷杯   一二三四五六七,茶过七碗欲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