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July 2010

DAY 59. 一个人的拉萨城

铁子去了纳木错,剩下我一个人的拉萨城

DAY 58. 带这么多不累么?

送别天宇 卖咖喱饭的藏族女孩问道:你们,带这么多不累么?

DAY 57. 布达拉的转经路

指尖上的水泡,布达拉的转经筒

DAY 56. 冲赛康、八廓街、大昭寺

冲赛康巷-八廓街(八角街) 大昭寺

DAY 55. 小昭寺路,拉萨民俗街

通往小昭寺的道路,拉萨人的民俗街道 牛头人夜游拉萨

DAY 54. 遥望布达拉宫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们终于到达圣城拉萨,在混在拉萨的日子里,我将逐步补充之前的照片和游记,但工作量太过巨大,也许直到真正回到家时才能进行完整更新,请朋友们耐心等待,未来的某一天,大家终将看到完整的单车游记和大量美丽的照片,谢谢你们的支持! 牙交! 流浪在拉萨街头,我不是最美的情郎。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天空中洁白的仙鹤 请将你的双翅借我 我不往远处去飞 只到理塘就回。       《信徒》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六世达赖 – 仓央嘉措》

DAY 53. 当雄-念青唐古拉山-拿多拉山-羊八井-堆龙峡谷-德庆县-拉萨

拉萨欢迎你,Welcome to Lhasa! 今天走了别人两天的路,日志很长,照片稍多,请稍安勿燥,慢慢看来。 早上与同室骑友互倒珍重,分道扬镳后,铁子、天宇和我三个人就向着今天也是青藏线最后的目的地“拉萨”出发了。 一日之晨,首要的任务当然还是先找个饭馆祭祭五脏庙,当雄的早餐馆子开的都比较晚,最后还是在路边找了家川馆,店里还有一桌4个客人,看的出是藏人,对我们还是比较感兴趣,随便应付聊着天,每人一屉小笼包解决早饭问题。 再次出发后,时间已经不早,昨天同在一个旅馆住宿的其他骑友有的都已经超到我们前面去了,唉,起的早还是落在后面,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吗? 今天的第一个目标是最后一座雪山,念青唐古拉山。“念青”藏语意为“次于”,也就是说此山脉次于唐古拉山脉。念青山脉属断块山,西接冈底斯山脉,东南延伸与横断山脉相接,中部略为向北凸出,是将西藏划分成藏北、藏南、臧东南三大区域的自然界限,也就是说今天我们越过念青雪山后,就将走出藏北,进入西藏的核心地带藏中拉萨。 此时此刻,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变得复杂起来,至少我是这样的,一路的艰难险阻,一路的风光无限,今天就要到达终点,在期待和兴奋中却又掺杂着些许失落,或许是因为对行程结束的不舍,或许是因为将要失去前行的目标,那种五味杂陈的情绪,也许只有走过同样道路的人们才能切实体会。 在到达念青雪山之前,我们仍然处在当雄盆地,地势较为平坦,沿途的帐房开始多了起来,当然这意味着藏狗也开始多了,回想起来,这一路上遇狗无数,除了在到达那曲的那一天经历两次被狗追击之外,其他时候的藏狗还是比较乖的,包括藏獒,或许确切的说应该是藏獒根本不屑于跟我们逗闷子,不过今天再次遇狗追击,也是到达拉萨前的最后一次,或许因为是最后一次了吧,数量激增,四条藏狗,三左一右,向我冲来,并持续追击近300米,在我悠然慢骑,看似不屑一顾的态度以及其他骑车人都或前或后距离较远的情况下,左侧三只率先放弃,只剩右侧一只继续追击100米+,才从右侧的栅栏钻回草场,再次说明藏狗虽然看似凶猛,其实也只是在保护它们的领地而已,人类在不为其所动的情况下,它们会自动退却的。 这一段路也是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并行距离最近的一段,每当有进出藏的列车经过身边的时候,我们都会欢呼着挥手示意,后来当我们同样由拉萨坐火车回北京的时候证实了这样做并非毫无意义,其实不需要等到回程的那天,今天我们就终于遇到了青藏列车对我们的回应,当时公路与铁路也就十几米的距离,恰逢一辆列车停在轨道上,应该是在让车吧,在我们抬头看过去的同时,列车员开始持续鸣笛,同时从车头的窗户探出头来向我们招手,以至于我们都兴奋不已,后来回忆的时候,总是觉得车头的窗户和招手有些不可思议,列车的车头有可以打开的窗户吗,不确定,但在记忆里,这些却都千真万确的存在着。 由当雄方向翻越念青唐古拉山的坡度不大,但很长,骑行者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看似坡度较缓,但往往长达十几乃至几十公里的持续坡度,非常累人,再加上自从翻越申格里贡山开始就越来越吃不上力的我的膝盖,以至于当我终于到达念青唐古拉山口的时候,铁子他们都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拍照放水,稍事休息,我们继续出发,因为今天还有另外一座山口,拿多拉山,所以过了念青雪山山口后并没有下坡,而是持续10公里左右的起伏路,一直到写有拿多拉山的路牌后,我们才迎来今天也是全程的最后一次长下坡,夸张一些的说,我们将享受下坡一直到拉萨城。 中午到达羊八井老城,看见羊八井温泉的牌子,想起了唐古拉山上的免费温泉,相比较而言,接近百元的羊八井商业温泉对我们已经是毫无诱惑和吸引力。右转4KM进入羊八井老城,找家川菜馆子,开始FB,炒菜米饭啤酒的上,在即将下坡到拉萨的此刻,都TMD的兴奋了。 同样4KM回到公路后才发现几百米后的一个超过九十度的弯道后就是羊八井新城,公路穿城而过,老城看到的饭馆好像这里都有同样名字的分店,杯具,白白多做了8KM的无用功。 过羊八井,进入堆龙峡谷,相较于以前的道路,这条峡谷真的称得起险峻二字,两山加一河的地势,公路沿河的左岸延伸,山是碎石山,怪异险峻,几乎每时每地都是落石区,很多地方山坡上都有人工堆砌的水泥护山墙或者阻挡落石的护山网,河水也是狭窄湍急,昏黄翻滚的水流混同山上看似摇摇欲坠的碎石,构成了极具压迫感的环境,公路的状况也不好,时而坎坷,时而碎石,时而积土扬尘,偏偏在这里,天宇的后胎爆了,当时他正骑在我前面,突然发现他的后胎不对劲,赶快喊住他,郁闷的开始补胎,整条内胎上都是划痕,应该是外胎寿命到了,损及内胎,这样下去,不知什么时候就又得再次爆胎,只好拿出自己那条补了接近十个补丁的备用胎让他换上,这样也比他那条要强的多,马上到拉萨了,还是没逃开九九八十一难这最后一哆嗦。 出堆龙峡谷,就进入了拉萨地区德庆县,其实可能堆龙峡谷也属于德庆县管辖,因为我们之前就经常听到和看到堆龙德庆县的字样,路边开始出现油菜花田,村落也多了起来,越接近拉萨,朝圣者也越容易见到,每次经过朝圣队伍,我们都要停下来,给一块钱,后来一块的零钱没有了,就把配额外的备用水给他们喝,每次看到这些千里万里磕长头的朝圣者们,内心都无比的敬佩,某种程度上也很羡慕,他们没钱没权没势,却拥有着最纯正最坚定的信仰,看似辛苦无用,其实,他们已经拥有了全世界。 拉萨的踪影仍不可见,显得如此的神秘和遥远,我们的心中都期待着在某个不知名的拐角和弯道后,能不经意的抬头看到布达拉宫的雄姿。今天的照片很多,大多都是每个村落的路牌,一个又一个的名字,证明我们离拉萨越来越近,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天空飘起蒙蒙小雨,忽而又再次转晴,边骑边互相开着不大不小不同的玩笑,每个人都笑的那么那么的开心,好几次我都笑到腹痛,终于在笑声中看到了传说中拉萨市郊的林荫道,可有些日子没见过这么多的树了,林荫道很长,大概有10KM以上,左侧不远处有山一座,怪石突兀,恰逢天气阴沉,一条闪电劈向山顶,更显山势恐怖奇异,我们都说,比起小唐古拉山的时候,这里就更像是魔多了,要不是骑在林荫道上,两旁都是商家,跟平原的国道没什么区别,如果还是在荒原中见到这座山,肯定会心惊胆战的。 碎石路加大雨点的夹击下,终于看到林荫道的尽头,但骑着骑着,惊觉有异,这里竟然是德庆县,虽然好像已经并入拉萨,成为拉萨的远郊区,但距离传说中的拉萨城还有12KM之远,杯具+郁闷,天暗了,拉萨老城方向阴云密布,应该正在下雨,没办法,继续吧。 终于在一条不宽的道路拐角处看到拉萨欢迎你的牌子,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因为雨还在下,越来越大,风借雨势,也大起来,我们连布达拉还没看到,更别说还要找到风马飞扬骑友之家解决住宿,走走停停,终于在大雨中骑过布达拉宫,没有照片,没有停留,继续向风马飞扬所在的北京东路骑过去,但得到的消息是已经满员,我们犯了严重的错误,没有预定,只好寻找国青旅,拉萨有东措和平措两家青旅,得到的答复仍然是满员,低估了拉萨的客流量,继西安之后,我再次犯了同样的不可饶恕的错误,站在拉萨的夜色街头,打开导航找旅馆,附近有个叫八郎学的旅舍,问铁子和天宇听没听过,天宇说好像是挺有名的藏式旅舍,于是终于在深夜入住八郎学,后来才知道,原来八郎学还是世界十大山地旅舍之一,虽然听说现今盛名已不如前,但我们倒是觉得藏式风格很舒服。 终于到达拉萨,难道洗洗睡吗,当然不可能,一切停当后,决定三人行,集体夜游,何况晚饭还没吃呢,但这一点当时都已经忘记了,沿着拉萨的街道晃过去,漫无目的,看到竟然有骑友现在才到达,三三两两的面露难色,就知道也是找不到住处了,隔着马路对他们大喊,八郎学有房间,快过去订,于是一帮骑行客向八郎学冲去。 又走到风马飞扬的路口,之前在找这里的时候,路口的酒吧潮湿的桥是个重要地标,互相商量,要不酒吧坐会儿去,好啊,走吧,一拍即合,但后来证明这个决定并不是多么正确,点了青稞啤酒,没喝过,尝尝,但酒味还没尝出好来,空腹喝酒就让天宇这小伙子虚了,喝什么吐什么,要了热白水,依然呕吐,老板好心端了蜜水过来,告诉我们不要钱,这小子竟然连不要钱的都吐,没辙了,赶紧打车去了120急救,大夫当然是按高反给治,生理盐水,吸氧,其实后来想想,可能就是因为今天骑的太远太累,再加上空腹喝酒,虚了,但当时谁也不敢赌命啊,真要是高反怎么办,在输液室里我们可是亲眼看到刚坐飞机上来的一位女士因为高反抽的像羊角风一样。 混乱总会出岔子,我的Cannon A640的屏幕被压碎了,一直放在腰包里,而今天腰包转到了背后,应该是打车的时候靠碎了,还要修,麻烦,心疼。 凌晨三点过,天宇终于打完点滴,状态比我和铁子还要好,仍旧三人行,疲惫的回到旅舍,客客气气的敲开早已深锁的大门,这次真的要睡了。 拉萨就以这样的方式欢迎了我们,而我们却连布达拉的样子都没有看清,但神秘的圣地,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走进你。

DAY 52. 古露-九子拉山-藏北八塔-当雄

DAY 52. 古露-九子拉山-藏北八塔-当雄

DAY 51. 那曲-桑雄拉山-香茂乡-海子拉山-古露

DAY 50. 那曲休整一天

DAY 50. 那曲休整一天 今天不出发,在那曲休整一天,感受这个自格尔木以来我们遇到的最大也是西藏第三大的城市,有一种重回人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