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April 2011

截管,用丝杆拉花芯可真省劲儿~

终于决定截管了,于是前两天先去标准件商店买了根6号的丝杆,用来截管的时候继续往下拉花芯,今天一试,还真是好用又省劲儿,比之前拎锤子直接砸强多了。 就是下面这玩意儿,整个一自制拉码,转动底部六角螺丝就轻松的把花芯拉下来了,真好使。 先不着急拆前叉,用铅笔沿着把立上沿画出标记,绑带一绑,板凳一架,直接开锯了; 重要提醒,叉管上沿一定要比最上面的垫圈低一些,不然吊芯就吃不上力,失去意义了,至于低多少,两三毫米足以。 比想象中好锯的多,但还是用了三根锯条,第一根龙了,第二根折了,第三根才完成。 截完未打磨去毛刺时的样子,第一次截管,手艺不好,有点儿不正了 用钢锉打磨后的样子,好看的多了 但依然不是很平,但也不差这一点,反正垫圈比管子要高。 我是留了不到2cm,之所以如此,一是方便日后的调整,二是2cm对安全性来说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效果如下。

关于新车

刚刚顺丰的小伙儿终于把最后一批车件送到了我的手里,那么新车的整车散件基本全部到位了,接下来就是抽时间装起来,第一次从头至尾的装整车,竟然还有一点儿小兴奋,不过今天估计够呛了,明天看有时间就开始装吧,回头再把配置单列一下发上来。 那么就把全部车件的PP先发出来,来个全家福大集合,诸位您请上眼。 PS. 这最后一批东西比较多,我一样一样的拆开检查,最后还抱着笔记本电脑对数目,把顺丰小伙等的心慌慌,走的时候连壁纸刀都落下了(见第1张图中右侧地上孤零零的壁纸刀)。

Picasa,这次算真的解封了吗?

我不敢说,这次真的解封了,但,今天我的PICASA看图软件以及WEB都毫不吃力的登录了,但,谁又敢说,1分钟之后会不会又被XXOO呢。 我,就是记录一下今天可以登录这个事实 ~_~|||

挑战黑硇强坡,再游朱庄水库

很久没有出去骑车了,今日偷闲,又兼天气尚好,不去骑车都对不起自己了。 先前就听说朱庄水库西南有一村落,名黑硇,建于山顶,而骑行上山至黑硇的路,坡度很大,堪称强坡,很久没爬坡了,那么今天去挑战一下所谓的骑行禁区。 昨晚把车拾掇了一下,发现前轮稍有些瓢了,想给中轴上些黄油,又死活没拆开,看来还需要再入一把荆棘扳手,前花鼓异响发涩,于是上午先去了车店,人不少,店里挺忙,直到我的问题都解决,已经11点半了。 早饭和午饭都没吃,只有背包里的一袋士力架,但还是出发了。 ↑ 钢铁路大桥 ↑ 羊范大坡到了,所有的坡路在照片里看起来都会缓得多。 ↑ 爬上羊范大坡,回头看看,也许能拍出坡度 ↑ 羊范坡顶的左侧,一片野地,站在高处俯瞰,一股不能抗拒的感觉促使我想要从这里直穿过去,而这片土地,种满了不知是什么植物的荆棘丛,直到我真的从这里穿越时,才知道这简直就是尖刺的丛林 ↑ 土路XC ↑ 快速XC在这样的土路上,不时产生的失控感,危险,但很爽 ↑ 骑过这段碎石路,终于再次看到大路,但一公里后,惊觉码表无踪,回想起来,肯定是穿越的时候颠飞了,WK,这往哪儿找去啊,回头找找看吧 ↑ 刚到碎石路,就看到509静静的躺在石头上,运气还不错 ↑ 重新回到大路,路边的油菜花都已开了 ↑ 这条路的前方就是通向黑硇的二道岭和三道岭,强坡就在眼前,饿了,停下来,吃几个士力架。 ↑ 传闻不虚,黑硇的这段坡还真不是盖的,加上昨晚三点才睡,今早起床就浑身酸痛,所以刚爬了几个弯道,腿就有抽筋的迹象,回头看看,这才不到5分之1,再向远处望去,村庄另一侧山上的来路依稀可见。 ↑ 前方的路还很长,坡度有增无减,山顶遥不可及,但若想要我知难而退,还差的远呢。 ↑ 回头远望,这景色还真的不错。 ↑ 山顶是个很大的养鸡场,迎着鸡屎飘香,终于战胜黑硇强坡,到达山顶,说实话,这条坡路的确够强,回想起青藏线入藏,都没有几条坡需要1-1档位,而这条黑硇坡,有几段路即使用1-1档位都很不轻松。 总结一下,黑硇的这条坡如果以我曾经的经历来评价的话,它就像是申格里贡山和麦积山的合体,长时间的陡坡上行,有申格里贡的感觉,而接近山顶的盘山路,又让我想起天水那无止尽盘旋的麦积山。 ↑ 屋子里大娘姓李,很是热情的帮我把水壶加满,说这路,摩托车都难上来,没见过骑自行车上来的,然后给我指点了下山至朱庄水库的道路。 ↑ 转个弯,就看到黑硇村,几户人家,就形成一个小村落。 ↑ 贴几张,俯瞰远眺的峡谷景色吧,若身临其境,倒也有几分壮阔奇异。 ↑ 上面这张,使用了白平衡,是否另有一番感觉呢。 ↑ 下山,十字路,右转。 ↑ 抬头就看到远处山峰间的一汪碧绿,让我想起《达芬奇密码》对圣杯的描写,这时的水库就像是盛在圣杯中幽碧的明珠。 ↑ 再前行,俯瞰,水库近在咫尺了,但这小峡谷中,竟有如此盘路,颇有怒江七十二拐的影子,这种路下山,其实是很不爽的,稍一松闸,速度能瞬间窜上40,而每段弯路又很短,不等反应过来,就会直接冲出弯道,坠下山去,所以必须求稳,后闸一刻不能松,前闸点刹控制,手指都开始酸痛的时候,终于下完全程。 ↑ 回头看去,整个弯道隐藏在山中,再不见踪影。 ↑ 忆往昔,人面挑花相映红,现如今,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 幽幽碧水,心旷神怡。 ↑ 白平衡下的水库景色,另有一番滋味。 […]

牙盘、前拨和工具

顺丰的效率很高,昨晚才在北京老高那里下单,今午就送到了,并且送件员的态度也很好,主动帮忙拆包检查,确认一切无误并没有其他要求才离去,称赞一下,这是题外话。 题内话还是离不开未来的新车,说实话每次都写车件,我都有些烦了,不过谁让咱走上这条漫漫的攒车路了呢,这次的新车件主要是牙盘和前拨,顺带入了小瓶的金盖终点线和两个魔术扣。 自从决定上一体牙盘后,考虑和犹豫了不少日子,在RACEFACE RIDE XC、SHIMANO M590、Truvativ stylo三者之间徘徊许久,还是选定RF,虽然其已被喜德盛收购,想起很久以前,有兄弟问我,喜德盛这牌子的车怎么样啊,可以买吗,我当时淡定的这样回答他:此类杂车,不买也罢。忆往昔,看今朝,极度汗颜。 RF的大盘采用7075铝,中小盘片都是钢材质,中空一体,曲柄长度有分170MM和175MM,我入了后者。 前拨则没有过多的考虑和犹豫,既然用了X7指拨及后拨,而花鼓又用了SLX,那么就直接SLX M660下摆前拨吧,这样看起来,整车的传动系统就比较平衡了。 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此言果然不虚,没有链条扳手,势必拆不下飞轮,没有花键套筒,也势必拆不下中轴,以前都是自己东拼西凑的工具,好不好用先不说,经常是用的时候就找不到了,这次终究是要把整车装起来的,于是,牙一咬,心一横,一套就一套吧,反正咱也用不起如PARKTOOL或SUPER B之流,ICETOOLZ也不错了,82A5 20件套入手如下图。 目前就是想,是把牙盘和前拨替换到小乖上呢? 还是先放着,等新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