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七月份就开始准备着搬家的诸多事宜,七月八日开始搬家,新家所在的小区是新建的,于是诸多配置都不齐全,半个月后才看上电视,但电信的网络却一直不到位,于是接近两个月的时间与网络隔绝。 其实八月初的时候电信的线路就铺设到位了,只是由于电信公司内部工程部门与营业厅及安装部门的对接问题,一拖再拖,上门安装的电信员工都颇为无奈,猫、路由、账号全都齐备,只是机房和交换机没有写入数据,于是安装的小伙儿无奈的造访我家共计六次才使我能够正常上网。 4M带宽,理论速率应该能够达到512K/s,但却只能稳定在450K/s ~ 480K/s左右,上网查一查,好像整个中国的情况大多如此,线路衰减是可以理解的,但全都衰减到这个程度,则不免使我有了想法,好吧,至少电信是不限时长的,比之联通所谓包年却又限制每月时长,超出时长不但无提示反而次月停机断网强制收取超时费用的做法还是要强一些,所以,好吧,我忍了,其实也只能忍了,事实是小区只有电信的线路接入,无二选择。 最近一直在微博,新浪的,又是一个早就注册了,但一直未使用的账号,所以我说,任何一种IM或SN其实无所谓好坏对错,只是你有没有使用的环境和关注点而已,所以,当自由哥跨上他的摩托车,一路向西,走入塔克拉玛干,一路向南,走进阿里,而选择了新浪微博作为一路见闻的发布媒体,那我就不能不同样也使用微博来进行关注了,于是微博这个我曾经不屑使用的东西,也拥有了我赋予它的使用价值。 说到自由哥,前几天的北京之行,自然没有见到他,说过了,他在阿里,电联是必须的,在时断时续的电话的另一端的阿里,自由哥说很冷,风很大,很累,没有信号,但我听得出,他是自由的,声音是自由的,荒野是自由的,沙漠是自由的,风是自由的,冷空气是自由的,甚至手机信号都是自由的,自由到可以随时不为人们提供服务,自由到随时都能给你断线,然后飘散到它们自己想去的地方。 摩托车的前减震在阿里断了,油箱也摔瘪了,幸好人没事,之后的路,一定要顺利,一定要平安。 其实之前大多都是废话,唠叨感慨兼凑字数的,本篇的题目明明叫做《回来》,只是想说我又回到网络上来了,与所谓ISP的各种行为是根本无关的,与自由哥的自由行也是无关的,我只是想说,时隔两月,我回来了。 PS. 这张照片的名字叫做《The loneliness of the swan》,孤独是一种状态,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