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300公里无人区的第二天,都兰沙漠的景色料来依然如一,早上大家陆续的起来,在房间里各自吃了自己带的干粮,早早晚晚的先后出发了,我成了出发的最后一个。

出发前再看看我们昨晚的安身之地~

一出门,迎面而来的就是强烈的逆风,看来这段路还是比较眷顾我们的,之前的心理准备没有白做,好吧,迎着逆风,慢慢蹬。

看到的景色果然如所想的,依旧是满眼荒凉,比昨天还要荒凉,再加上逆风,看来今天将是比较无聊和艰难的一天。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点的话,也就只能说还有一些几乎长的一模一样的土山了吧~

早已无水的河

干涸的土地

慢慢的追赶着早出发那些家伙们,却始终看不到一个身影,这时候,从身边开过一辆四轮,一个姑娘从窗户里伸出手来招来招去,是冲我招手吗,回头看看,鬼影也没一个,看来真的是冲我,还了一个招呼,于是车就在我前面停了下来,我也只好停下来,开车的是个小伙子,招手的则是副驾驶的一位姑娘,冲下车来就问我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于是互报家门,原来是三门峡一骑行俱乐部的,我说我从那儿过来的,这下更不得了,非要拉着我拍照,好吧,看在是个姑娘的份儿上,要是小伙子…咳咳,扯远了,接着说,我说我就不下车了,还得往前赶队友呢,就跨在小乖拍了一张,急着继续走,不便瞎扯,于是转移话题,告诉他们前面还有4个队友呢,你们往前走还能遇到他们,终于得以继续和逆风亲热。

景色越来越荒凉,笔直无人的道路也骑得人昏昏欲睡,在经过一个摩托车坏掉的骑手之后,终于追到了那帮家伙,停车,防水,再吃点东西,在逆风的淫威下,所有人都显得疲惫不堪,就像生活,即使明知在被强奸,也还是得乐呵呵的接受。

于是,我们来合影吧。

所有人都百无聊赖的等待着自由哥快点儿过来,而自由哥正以及其标准的姿势跪在我们的面前,别误会,敬业的自由哥在调试我们所有设备中唯一的一台单反,这么敬业的专职摄影师是多么难得啊,写着写着,我都开始想你们了,我亲爱的自由哥,还有我的兄弟们~

好了好了~来了来了~

耶~

你们怎么搞的,辛辛苦苦调试半天,就这破表情,再来一张,高兴点儿,耶~

继续等待匍匐在地的自由哥,呵呵~

再来一张~

又不热烈了,没完没了的再来一张~

没皮没脸的再来一张~

拍合影成了我们今天为数不多,或者说是唯一的乐趣了

中午十二点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在一个不算下坡的下坡和一个弯道之后,终于看到了可以午休的地点,宗加路口,几个小破房子让我们兴奋不已,因为这意味着有热水,也许还有泡面。

真的有泡面诶,而且不只是泡面,先泡上,再想想,还能吃点儿什么呢~

不但有泡面,这里还有个叫宗加行者之家的住宿点,晕掉了,如果早知道这里可以住宿,我们昨天努努力直接到这里就好了,以后的车友要注意了,宗加路口是千真万确可以住宿的,而且有六七个床位之多。

然后好事来了,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顺风了!跑出去一看,真的顺风了,哈哈,顺风就是好啊,省很多力气,走喽~

顺风是爽,但景色依然荒凉,于是下午也还是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只是骑啊骑,然后我又被一直好像是蜜蜂的虫子盯上了,追了我十几公里,路上捡到一根竹竿,可以打狗用,然后就开始想,沙漠里怎么会有竹竿呢,奇怪,但后来还是又丢掉了,无聊啊~

离诺木洪还有48KM之远~

大地缝,铁子说也可能是干涸的河道,但我还是觉得像地裂,看它那弯曲的角度~

比昨天和上午更荒凉,但有一种荒凉之美~

沙漠里的死羊,我们都跟看见宝贝似的跑下去拍照,然后又不知道谁小声说了一句,应该是病死的,然后大家又都往回跑,要是病毒或者瘟疫就玩完了~

就在离今天的目的地诺木洪还有整整15KM的时候,顺风又变回了逆风,而且更强劲,郁闷了,跟它拼了,这不是玩人吗

终于看到了诺木洪字样的牌子,除了破败还是破败,还有一辆破烂的汽车当做警示~

著名的破败的诺木洪工区。

在破败的诺木洪,住宿的地方也不好找,一个住宿的牌子也没有,问过人后才知道,这个地方不让挂住宿字样的牌子,不知道为什么,但商店和饭馆的后院都可以住宿,于是在一家回民开的小饭店住下,一人一碗粉汤再加两个馍搞定晚饭。

这个地方还没有电,只有到了晚上每家才用自己的发电机发两个小时的电,这种发的电也意味着没有稳定的电压,还是不要充电了,充坏了东西就得不偿失了,洗洗睡吧,明天就到格尔木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