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XC

挑战黑硇强坡,再游朱庄水库

很久没有出去骑车了,今日偷闲,又兼天气尚好,不去骑车都对不起自己了。 先前就听说朱庄水库西南有一村落,名黑硇,建于山顶,而骑行上山至黑硇的路,坡度很大,堪称强坡,很久没爬坡了,那么今天去挑战一下所谓的骑行禁区。 昨晚把车拾掇了一下,发现前轮稍有些瓢了,想给中轴上些黄油,又死活没拆开,看来还需要再入一把荆棘扳手,前花鼓异响发涩,于是上午先去了车店,人不少,店里挺忙,直到我的问题都解决,已经11点半了。 早饭和午饭都没吃,只有背包里的一袋士力架,但还是出发了。 ↑ 钢铁路大桥 ↑ 羊范大坡到了,所有的坡路在照片里看起来都会缓得多。 ↑ 爬上羊范大坡,回头看看,也许能拍出坡度 ↑ 羊范坡顶的左侧,一片野地,站在高处俯瞰,一股不能抗拒的感觉促使我想要从这里直穿过去,而这片土地,种满了不知是什么植物的荆棘丛,直到我真的从这里穿越时,才知道这简直就是尖刺的丛林 ↑ 土路XC ↑ 快速XC在这样的土路上,不时产生的失控感,危险,但很爽 ↑ 骑过这段碎石路,终于再次看到大路,但一公里后,惊觉码表无踪,回想起来,肯定是穿越的时候颠飞了,WK,这往哪儿找去啊,回头找找看吧 ↑ 刚到碎石路,就看到509静静的躺在石头上,运气还不错 ↑ 重新回到大路,路边的油菜花都已开了 ↑ 这条路的前方就是通向黑硇的二道岭和三道岭,强坡就在眼前,饿了,停下来,吃几个士力架。 ↑ 传闻不虚,黑硇的这段坡还真不是盖的,加上昨晚三点才睡,今早起床就浑身酸痛,所以刚爬了几个弯道,腿就有抽筋的迹象,回头看看,这才不到5分之1,再向远处望去,村庄另一侧山上的来路依稀可见。 ↑ 前方的路还很长,坡度有增无减,山顶遥不可及,但若想要我知难而退,还差的远呢。 ↑ 回头远望,这景色还真的不错。 ↑ 山顶是个很大的养鸡场,迎着鸡屎飘香,终于战胜黑硇强坡,到达山顶,说实话,这条坡路的确够强,回想起青藏线入藏,都没有几条坡需要1-1档位,而这条黑硇坡,有几段路即使用1-1档位都很不轻松。 总结一下,黑硇的这条坡如果以我曾经的经历来评价的话,它就像是申格里贡山和麦积山的合体,长时间的陡坡上行,有申格里贡的感觉,而接近山顶的盘山路,又让我想起天水那无止尽盘旋的麦积山。 ↑ 屋子里大娘姓李,很是热情的帮我把水壶加满,说这路,摩托车都难上来,没见过骑自行车上来的,然后给我指点了下山至朱庄水库的道路。 ↑ 转个弯,就看到黑硇村,几户人家,就形成一个小村落。 ↑ 贴几张,俯瞰远眺的峡谷景色吧,若身临其境,倒也有几分壮阔奇异。 ↑ 上面这张,使用了白平衡,是否另有一番感觉呢。 ↑ 下山,十字路,右转。 ↑ 抬头就看到远处山峰间的一汪碧绿,让我想起《达芬奇密码》对圣杯的描写,这时的水库就像是盛在圣杯中幽碧的明珠。 ↑ 再前行,俯瞰,水库近在咫尺了,但这小峡谷中,竟有如此盘路,颇有怒江七十二拐的影子,这种路下山,其实是很不爽的,稍一松闸,速度能瞬间窜上40,而每段弯路又很短,不等反应过来,就会直接冲出弯道,坠下山去,所以必须求稳,后闸一刻不能松,前闸点刹控制,手指都开始酸痛的时候,终于下完全程。 ↑ 回头看去,整个弯道隐藏在山中,再不见踪影。 ↑ 忆往昔,人面挑花相映红,现如今,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 幽幽碧水,心旷神怡。 ↑ 白平衡下的水库景色,另有一番滋味。 […]

Life Cycles

Life is a river. There is no place you can’t ride. 《Life Cycles》,又名《山地自行车之旅》,Shimano的震撼之作,讲述了一个壮观的山地自行车故事,从制造到消逝,以发人深省的旁白,在展现了一场视觉震撼之旅的同时,也令人深省。 据说影片采用了4K超高画质摄像机拍摄,包括了山地车的制造过程、森林XC路线越野、以及稻田里的BMX。 看的很过瘾,还没看完就已激动了,浑身憋得难受,扛车下楼就出去骑了一圈,这才舒服。 听说Shimano拍了两部山地车大片,这是其一,另一部叫做《Follow Me》,主要拍摄DH,回头也要找来看看。   清晰字幕版,点此下载